美谷朱里

 热门推荐:
    林昆回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家伙,想了想道:“他们那边太热,晒的。”“哦哦。”

“作弊也就罢了,居然还演的这么过分!”主阁内的老师们,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至于山羊胡,此刻更是咬牙切齿,追悔莫及,心在滴血,只差捶胸顿足了。

民警手下得令,其中一个打电话叫救护车,另外两个就要过来铐林昆和小楚澄。

“余书记,是皇姑区的许局长。”刘婶的声音传来。“快把徐局长请进来吧!”余宗华应了一声。

一滴冷汗,顺着她的额头缓缓落下,要说她刚才突然从车上冲下来,就是仗着自己有枪,没成想手枪居然忘带了,这也只能怨她自己粗心大意。

“澄澄别拉妈妈,妈妈跟你下楼就是了。”林昆对儿子非常的溺爱,平常几乎小楚澄说干嘛就干嘛,不过也不是盲目的溺爱,她之所以给小楚澄比母爱更多一分的爱,是因为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没有父爱,她希望能通过这种更多一份的爱,来填补一下孩子在情感上的缺失。

在同事的眼里,能让林昆心甘情愿为之生孩子的男人,肯定是一个人中龙凤的男人,不但要有超乎常人的精英能力,还要长的相貌堂堂气度不凡,普通的漂亮女孩可能会为男人的金钱所倾倒,从而不在乎男人的长相,即便是又老又丑也不在乎,但林昆绝对不是普通的美女,她的美别说是放在公司里,就是放在整个中港市,也绝对是一枝独秀!

这可爱的小车马上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心说这是谁家小姑娘的座驾,却正好这时小QQ的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威风的男人从里面下来。

推开酒窖木门的一刹那,林昆着实被惊呆了,这间酒窖至少一百个平方,整齐的摆开了八个高低不一的酒架,每个酒架上又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随便抄起一瓶一看,都是价格不菲的世界名酒,什么轩诗尼、茅台、人头马、XO、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的……应有尽有。

太虚伪了!楚相国哈哈笑道:“好,小林,你能这么说我太高兴了,我女儿和小外孙以后就拜托你了,你可不能让他们受一点的委屈,这个你能答应么?”心里却在暗暗的说:“靠,你小子还能再虚伪一点么?”

他只觉得眼前发黑,身体踉跄,挫败无助的情绪充斥全身,看着王宝乐在那里得意的模样,他想到了跑步,想到了举重,又注意到四周人看向自己的异样目光,最后眼睛赤红的大吼一声。

老大夫对眼前这个溜须拍马的小年轻心存鄙夷,但鼻子嗅着雪茄的香味,心里真叫个痒痒,这种痒痒不抽烟的人体会不到,就跟喜欢喝酒的人遇到了好酒一个道理。

“别提了,前两天骑摩托车摔了一跤,差点命都没了。”黄飞苦笑道,把这一身的伤都推倒了骑摩托上,要是如实说是被打的,他丢不起那人。

“小孩儿!长得倒挺俊俏!可惜是个病秧子!”打量着陆宁,尤五娘随之冷哼一声,“今日之事,你权当没见过,若多嘴泄露半句,我剜了你的眼睛!”



最近这两天,市中心警察局内的风波不小,一把手黄光明两天前被带走,隔夜就登上了畏罪自杀的头条,警局里盛传谣言,说黄光明的下台跟这位大魔王有直接的关系,这位大魔王不但身手了得,而且背景神秘,根据黄光明亲信的透露,这位大魔王的具体身份国家公民系统里根本查不到……

园方专门雇来了七辆高档大巴,小天使们和家长们就乘坐这七辆大巴奔赴目的地,这次旅游的行程是一个星期,主要是到省城周边的景点游玩一圈。

“原来你就是昆子啊,经常听大壮说起你,你俩小时候可没少干坏事呀……”何翠花边笑着说,边迎了出来。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张大壮又附在他的耳边说:“放心,咱俩偷看张寡妇洗澡的事我没说。”

时间流逝,过去了两个时辰,此刻已是下午,下院岛的海边,战武系的学子们一个个很是疲惫,可在老师的鞭策与喝斥下,依旧奔跑,口号声更是不停。

“信……”澄澄嘿嘿的笑了起来,“爸爸,你给我讲故事吧,讲你在非洲是怎么拯救大象部落,打败狮子军团的。”“好啊。”

简单的听了几句对话之后,林昆已经猜出了被围在中央的那个小子的身份,再说冯佳明和冯佳慧长的本来就很像,一看就是亲生的姐弟,既然已经认出来了,那就不能眼睁睁的看冯佳慧的弟弟挨打,急中生智,他马上抬头仰望天空,并伸出手指着天空煞有其事的喊了一句:“快看,飞碟!”

“好!”小家伙兴奋的道,但马上又改口了,道:“还是别了,爸爸,妈妈下午给我打电话了,说她今天很忙,让我跟你回家,别去打扰她。”

“嗯。”澄澄依依不舍的看着林昆,道:“爸爸,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于亮心中鄙夷,暗骂:“好你个白眼狼,吃老子用老子的,老子还替你保守秘密,遇到点事让你帮忙,你竟然还跟老子坐地起价谈价码!”

“什么条件?”陆婷笑着问。“除了这个任务之外,我拒绝接受所有其他的任务,而且我不能保证时时刻刻的待在章小雅的身边,我还有老婆孩子需要照顾。”林昆淡然的道。

另一个一米八的个头,身材很粗犷,面庞黧黑,自持了三分的戾气,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脖子上拴着一根筷子粗下的大金链子,颇为霸气凛人。

章小雅不服气也不行,谁让人家比她更‘氓’高一筹呢?小QQ开到了北城区的汽车城,全中港市百分之八十的4S店都集中在这,所以买车到这儿来是首选,按照章小雅的指示,林昆把车开到了一个宝马4S店的门口。

百凤门舞厅位于中港市夜生活最为繁华的南城区,南城区正面临海,从中港市的前两任市长开始,就大力发展以南城区为核心的海景旅游事业,整个南城区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业,随处可见的是整齐的摩天大楼和高档的小区住宅,再就是几大特色的旅游场所,白天的时候这里聚满了游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热闹了,这里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区域,包括百凤门在内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厅,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KTV等娱乐场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这里,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国外的五星级大酒店,随着多年的发展下来,南城区丰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游地标中的一个关键。

擂台上就剩下林昆和阿虎了,阿虎那雄壮劲爆的身体已经冲到了林昆的跟前,握着的一双碗钵大小的拳头也已经距离林昆的面门近在咫尺了,如果有慢镜头的话,会清楚的看到阿虎的拳头在砸向林昆的过程中,拳背上的青筋血管不停的向外凸,拳头上的力道越来越加大起来,同时他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狰狞发狠,一副誓要一拳砸垮林昆的气势!

磨盘镇隶属于沈城下属城市的管辖,距离沈城大约有个六百多公里的路程,这只是直线上的距离,算上那些路路弯弯的,怎么也有个七八百公里,霸道车在高速上行驶了将近四个小时才下了高速,按照导航仪上的指示,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要跑,这一百多公里的路不比高速,起初还算是大道宽广,越往后路况就越差了,等真正的开到了磨盘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太阳已经落下了一大半。

“傻儿子,当然不会了。”林昆摸着小家伙的脸蛋,笑着道:“不过呢,你得答应爸爸,以后别当什么老大了,跟小朋友们好好玩耍,好好学习。”

“嗯。”围观的人纷纷给两人让开一条路,躺在地上的男子甲和男子乙对望一眼,目光的屈辱与愤怒统统化成了强烈的杀气,两人都在心里暗暗的发狠,今天要是不扒了那两个小子的皮,他们誓不为人!这时,男子乙又悄悄的打了个电话。

“哦。”林昆答应道。林昆端起脸盆和毛巾,朝卫生间走去,这时身后传来了林昆的声音:“谢谢你啊……”声音不大,但能听的出是发自肺腑真心实意的。

余志坚开的是丰田霸道,军绿色的,牌照挂的是沈城军区的特号牌照,不管是进出军区还是市政府大院,全都是畅行无阻,载着林昆和澄澄就直接到了市政府家属楼大院里,停在了余宗华位于大院北方的小独楼前。

澄澄吃早餐的时候很活跃,小孩子每天总是开开心的,小家伙突然问林昆:“爸爸,妈妈今天过生日了,你还没跟妈妈说生日快乐呢,不称职哦。”林昆哈哈一笑,冲林昆道:“生日快乐。”林昆轻轻的笑了一下,“谢谢。”

“好!”小家伙应道。林昆刚才拿完了药后便往回走,迎面走过来两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一个染着一头的小黄毛,另一个是大光头,两人嘴里都叼着半截烟,这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林昆有意避开他们绕着走,哪知道走到跟前的时候,这两人竟故意的往她的身上扑,然后还说她主动撞他们!

林昆的眉头顿时一皱,冲着韩心说了句:“韩导游,帮我照顾澄澄!”就向孙志和小孙洋那跑了过去,这一次许旺财几个人明显的来者不善,他可不想这父子俩在这吃了亏。

现在回想起来,往事不堪回首,林昆在心底笑了笑,像黄权这样的人,在现在这个社会混的开很正常,这个社会坑的最多的就是老实人,却成全了黄权那样的人。

“林先生,这都是误会,我代表局里向您郑重的道歉,还请您大人大量。”黄光明孙子一样的道,再夸张一点就直接卑躬屈膝跪在地上了。

双方都不说话,保安头示意手下放开夹着的几个人,被架着的都是许旺财他们那一方,不是这些保安偏心,而是他们这方人看起来比较凶悍,他们保安冲过来的时候,林昆都是主动住手的,许旺财他们却仍是不依不饶的。

“你......”“恨竹。”孙天穹拦了一下道:“长辈之间谈论事情,你在一旁听着就好。”旋即冷笑地看向李照龙,“李照龙,我孙家的小辈有没有家教,不是你能评论的吧,你们李家的那些小崽子,在外面惹是生非,小心迟早有一天被人卸了脑袋。”

“我次奥,你谁啊!”林昆湿漉漉的从海里站了起来,冲着岸上叫骂道,他这会儿看上去可一点也不像漠北的狼王,倒是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