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农业历史 >

    当前栏目:农业历史

    肖战给同学报名心动的信号 你玩剑三的时候遇到过哪些暖心的事

    2019-11-05 20:45:17

    我都恨不得暖遍整个荻花服了,居然没有人喊我来答这种题!交待一点背景吧,一是我2012年入坑2015年AFK,大号PVX剑纯以收徒和带小号为乐,二是我小号狂魔全职业制霸又是个大逗比跟谁都能愉快地卖蠢……随便说几个人好了。[恬淡恬静]2012年2月,我第一个号还没满级的的时候,带过一个另一个没满级的万花。我那时候73级,在无量山做任务的时候,遇到一个71级的万花杀一个精英怪,比我还菜,死的不要不要的。我忍不住发了个组队申请过去,主动上前T怪。打完怪正欲退队,系统弹了个对话框:[恬淡恬静]已添加你为好友。于是我没有退队,我带着这个花哥手把手地做了无量山的每一个任务,帮他找NPC和任务道具的采集点。出了任务怪,他远程撸,我上去T。我这样带了他整整三天,我在线的时候,每一个任务,我做一遍,然后带他做一遍。(OTZ我那时候以为协助任务我也会分到经验这样升级可以省事一点我真是天真这一段快掐掉好吗……)现在看来真是大写的心疼,一个73级的剑纯带一个71级的万花升级……三天后我满级了。满级的那天晚上我给他留了言,之后AFK去撸了三个月的毕业论文。再回来的时候,他也已经AFK。我以为他不会上线了。一直到两年过去,2014年的夏天,某个晚上,90级都开了一年多,我浪在英雄无盐岛刷悦,突然看到一行黄字。你的好友[恬淡恬静]上线了。我丢了一个组队申请过去……[恬淡恬静]加入了队伍。我大喊,花哥花哥你还记得我吗~他大惊失色:咦?咩咩你还认得我呀。我挺胸:当然,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野生万花好吗!他:我只是想起这还有个帐号,也不是要回来玩,就是鬼使神差上来看看,毕竟当年满级就A了……没想到有人记得我。我哈哈哈哈哈:你这样的天然呆再过两年也记得好吗。他仿佛略有感慨,说:我以前以为只有魔兽会有这样的玩家情分的。又过了几秒钟:太感动了,微信加个好友吧。不不不,我们除了回顾那几天的剑三升级历史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就此解锁了[对方朋友圈点赞狂魔]模式……(等等,这画风为何急转直下……)[叶沫]这是个成女鲸鱼,但是名字背后,恐非妹子。遇到叶沫是2012年2月,那时候我开着一个没有满级的女号,成都地图做了会任务,进主城区穿了一套升级时候攒下的外观,在广都镇的凉亭边截图。突然间……[叶沫]请求与你切磋。我以为点错,随手拒绝。[叶沫]请求与你切磋。一个满级的成女鲸鱼号,戴着面具,顶着一个帮会名字,叫[同心阁]。再一次拒绝。[叶沫]请求与你切磋。我默默地同意切磋,心想赶紧打死我算了我还要起来截图。进战隐身给了我一个追命……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我只是个孩子啊卧槽。然后叶沫在我对面坐下来问,你在做什么?我说散步。他问少女,你也很寂寞吗?我愤怒的说不要这样勾搭我,我是妖号!他笑笑,说,已经凌晨两点了。……尼玛,你不要转移话题。他说去过昆仑吗?带你昆仑升级吧,刷一个通宵,明天你就80毕业了。我说抱歉,好意心领,我不能通宵的。他像是有些惆怅,想了想,问,那愿意和我去昆仑看风景吗?你这样强行撩妹(妖)真的好吗……他丢了个组队申请过来说小遥峰等你。我跟着叶沫往山顶上一路飞,一直飞到小遥峰顶,那里有一片水,天空恰是夜幕。我第一次细看唐门轻功,忍不住问,唐门脚下踩的是什么?他飞了一次给我看,解释:大唐家堡专用三角翼!我大感艳羡,他就又跳唐门的[鸟翔碧空]给我看。我把视角仰起来,看他在空中飞来飞去,突然视野里飘起一盏鱼灯。我低头再看,他的唐门女号在池水边坐着,打了一柄[鹃啼红]。于是我换上校服装束,也把[鹃啼红]打起来截图。少女。他突然说,我给你放个海誓山盟吧?我那时候虽然对物价一窍不通,但是也知道海誓山盟不是地摊货,恐怕也不是可以轻易对陌生人放的东西,于是谢绝了,说当不起。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以前带着我的少女来这里放过海誓山盟。后来她就不在这个游戏了。然后转开话题,说,看,这里风景很美,是不是?我打伞坐下来,他开始弹琴,弹了一阵,然后换各门各派的时装。两个人都不太说话,就站在一起,弹琴,打伞,飞轻功,换时装,截图,间或放一二盏灯,过了很久我说抱歉我必须下了。他笑笑说,少女,再见。我满级后AFK三个月,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2012年的5月。我换了一套帮贡装,被基友拉去瞿塘峡做美人图,瞿塘峡门口有人说话,我看到叶沫的名字,于是跑上去喊,叶沫君叶沫君,你还记得我吗。他把目标切成我,停顿了几秒钟,微微笑说,呀,少女,你长大了。我跟他闲聊了几句,随便截了张图,说过再见就跑去做了复杂的美人图。我那时不知道,有些人说再见,是恐怕真的不会再见。我的好友一天天地满起来,终于我删掉了叶沫,一个已经AFK不再亮起的名字。他已经远离我的剑三生涯,甚至连[同心阁]这个帮会也不再出现。两年以后,2014年的4月,又是在瞿塘峡,我突然见到一个同心阁帮会的路人剑纯,想起了叶沫,于是随便密过去问了句,这个帮会还有没有一个叫叶沫的炮姐。回答是,[同心阁]已经于两个月前被出售,原帮会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帮里再无一个旧人。我再次添加[叶沫]这个号为好友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一个大侠号。我想恐怕是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个人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想找个人听我说说这些事,但打开好友列表却发现并不适合对在线的那几个人开口。[半夏龙吟]2012年6月左右遇到的,我第一个捡来的徒弟,是个天策,捡到他的时候我在天策挖锡矿,他24级,在我面前跑来跑去做任务,打得十分艰难,一看就是新手,我忍不住发了一个组队邀请。入队以后我这种话痨晚期就开启了絮叨模式。军爷你第一次剑三吗,军爷你还没有小马儿呀。军爷你有空到我大纯阳宫来玩……过了半天,龙吟弱弱地说:我有老婆了,你不要调戏我。日,哥比你高50多级,你以为哥是要倒追你吗!第二天我上号找了几本天策秘籍寄给了这他,在信里谆谆叮嘱:军爷你要好好读书,不要当文盲!龙吟回了信,写了五个字。“谢谢师傅啊”我其实并没收他做过徒弟。但被他这样叫,我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买了玄九和纳元寄过去,又叮嘱:加个帮会,有空种地,纳元每天嗑,要刷副本可以喊我。于是后来,我带他刷了荻花,稻香村,天子峰,龙门精英怪……他阅读不够,我给他抄了一仓库的书。他没钱种地,我给他寄了种地的钱。没有纳元,我来买,玄九不够,也来喊我,一个师父能做的我都做了。终于,他六十多级的时候,想起来拜了我为师。不是我强求的,但是我自问,也还对得起。唯一遗憾的是,他满级之前那两天我没有关注,突然他出师了,我竟没来得及给他一件帮贡装备。但是蛋疼的是,满级之后他突然告诉我,他不喜欢天策了,PVP不爽,打不过藏剑,骑着马就被虎跑追死了……然后连着两天,没有上线。第三天,一个1级小号突然拜我为师,然后密聊:哈哈,师父是我啊!日,他又改练了一个黄鸡!为什么一看就知道是他呢,因为和那个叫龙吟的天策一样,这个黄鸡的ID十分的简洁,就叫做[半夏大风车]。问他将来要入什么阵营,他理所当然答浩气。又很自豪地说,来剑三就是为了PVP的!我干笑说:日后或许红名相见,跪求手下留情。龙吟很惶恐地说,当然不会对师父动手的!其实只是个玩笑,我几乎从不涉足PVP,但是心里也隐隐安慰,一个野生的徒弟,对我十分认真。我是真的想当一个好的师父,多给点装备,带刷几个本。然而我贫病相仍的一个垃圾装备剑纯……连10人本都没有进去过一次。于是我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这个藏剑号出师之后,我要送他一个恶人谷的人头当礼物。(是不是哪里不太对?)不过这货出师之后又无端的AFK了,连我的人头都没有拿走。(意会吧……反正我觉得槽点太多了OTZ)大约是一年以后,有一天突然有人密我:师父,还记得龙吟吗?我一惊。加好友看了一眼,是个明教,四十级。我说你回来了。他说是啊,以前的军爷和黄鸡不想玩了,又练了明教,然后请求拜我为师。接着四十级就A了。我觉得这段师徒说出来,别人都会吐槽我是个代练……然而这货来到剑三练了三个号,每次都只记得我,只认我一个师父,估计也是没sei了。[读书黄鸡]2013年的夏天,正是七夕活动任务期间,某个凌晨我在扬州挂机,遇到一只黄鸡,切着万花二内穿了套花哥校服。我问他你在卖萌吗?他说要去花海,说着读条神行千里。我无聊,神行跟了去。一起站在花海的时候聊了很多,他提及他的情缘,不出预料的是个花姐。他给我看了同心锁,谈了他们的相遇。他说花姐曾经是个小白,被他在大战的时候捡到。他收了亲传徒弟,教了配装。两个人一点一点地亲近起来,小白花姐从徒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他的绑定奶,然后变成了他的情缘。再后来,他发现花姐和他在同一个城市读书。他跑去见了花姐,两个人奔现了。然而现实中的花姐比他大一岁,心智也比他成熟很多。——半年后,花姐提出了分手,因为觉得他太不成熟。他给我讲这个故事,期间有着漫长而可疑的沉默。到最后说了一句:“抱歉我缓缓再说,我把自己说哭了”然后他在花海突兀地下线。一周后我在扬州交易行再次遇到这个藏剑,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嘻嘻哈哈地卖蠢。然而七夕任务结束了,整个世界的PVE玩家都戴着活动送的同心锁,只有他的项链位置是空的。听陌生人讲他们的故事,也和陌生人说心里话。[韩逸风]80年代末期,去天子峰带小号,南屏山自动开阵营,迎面看见一个浩气的红名大鲸鱼,战阶称号九州大侠,PVP装备五千分。我一身副本装,没御没化两万七的血,按理说一个追命读了必躺,但他虽然锁定我为目标,却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手。我说来带个徒弟,无恶意,于是他不做声地取消了目标。我到吊桥对面交了任务又回来,看他还站在那里,于是说,多谢炮哥手下留情,晚安。说罢神行千里拔地起,空中忽然看到他说:晚安。意外觉得世界很温情。[暴萝]起这个名字的居然是个真藏剑萝莉。认识这个萝莉的时候,她还是七十九级新手来收帮贡。我说你先找你师父们,看他们会不会给你。她说不太敢麻烦师父,钱不够,能买多少是多少。我觉得真是个好徒弟,没把师父当代练,这年头懂事的徒弟不多了。卖给她二十万帮贡后晚上她喊我,说我现在有好多钱,我想继续买你的帮贡!我知道她买金了,还被骗了两次,一个第一次来剑三的妹子,当时上大一。装备给过,带着她骑马走过洛阳城,说了些新手闲话,譬如不要沉迷游戏,不要荒废学业,不要挥霍金钱,不要玻璃心。真是小孩子,给一盏灯就那么开心。再后来知道她在练烹饪,想买张白肉血肠的配方,交易行挂一千多金,有点舍不得。过了一两天,我上小号偶然翻包裹,发现小号有这张配方。我扔帮会仓库等妹子上线。等了一个来月没见人。我以为妹子A了的时候,突然有天她上来了。我组了她问,配方学了吗,没学我这有。她惊问你还记得。我说一直揣着,好久不见你。她说我一直在,只是又练了一个小号秀秀和花萝,都加了你为好友,但又不知道要对你说什么。这叽萝真是萌,孩子气。她告诉了我她的小秀秀和小花花的名字。又过去很久,某一天我在花海见到了她的小花花,三十级一身半夏,身边站着她的一个道姑师父。我过去聊天,我们提到她的叽萝号,道姑忽而说,秀秀,我徒弟说你是个很温柔的人,遇到你是她的运气。那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触动。[童阿骨]要先说一个气纯,叫杨尹。我认识这个气纯的时候是2012年的5月,我一直很喜欢到处调戏校服的陌生纯阳,在长安见过他挂机很多次,也就调戏过很多次,一度觉得他挺好玩的。那时杨尹已经荻花毕业,而我还在为凑四南皇绞尽脑汁攒侠义。2012年的7月,我在天子峰带了一个叫童阿骨的五毒小号。后来加了好友,一起刷过五小,密室。这个小五毒的装备起得比我都快,团本下得比我都多,在我刚刚成了四南皇的纯阳时,她已经变成了半身烛天的双修五毒。这样大半年过去了。后来2013年清明节的时候,我在长安遇到杨尹,说了几句话,聊起即将到来的90年代,过了一会,他说去换号。突然他的一个基友密聊我,你知道童阿骨就是杨尹吗?我大震——转头看到童阿骨,她在长安站着。我突然觉得有点堵。她曾有一个让我仰望过的大号。我去带她的小号时,她却并没说她认识我。当然或许我也只是自以为她认识我……杨尹的号,和我打交道确实不多。但天子峰里我也曾认真讲过很多新手常识,丸子纳元每天吃,玉蟾抗怪灵蛇打……我穿着半身帮贡,对着五十几级的毒姐说这些的时候,那个全南皇的道长,是不是会发笑?我对童阿骨说,你其实早就认识我,但你装小白。她回答说,在五毒上,她确实是新手。而且,她并没说过自己是第一次剑三。是的蠢的人是我。但那一日深夜里我和你一起去唐门密室,我说毒毒,我帮贡满了,想给你一只帮贡袖子,我想收你当徒弟……我说的时候,是真心的,不过很好笑罢了。她的基友又密了我,大致是说,她似乎不是很想让别人联系起这两个号,大概……是cos心理?我对童阿骨说,少女,我记得你小时候的很多事,可是后来你长得那么大了。她说,我没想到你会记得这样清楚。我是不是真的太刻意,太记得这些不值一提的细节?太愚蠢是吗?我的剑三就是这样的,小的心情,琐碎的回忆,没什么轰轰烈烈,但有些事,有些人,我是用过心的。所以有些时候,或许有人不经意,但我未必不当真。而如果那个人是故意的,这就尤其让我觉得难过。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因为,这样做这件事的是你。开了九十之后,我收到了童阿骨寄来的信。信里是一组马草,十个糖葫芦。“羊羊,再见啦……”她在信里这样写。她没再上线过。[夜落花]2012年夏天,剑纯号刚入恶人阵营的时候,有一次跟着我的一个万花师兄去苍山洱海挖马草。在苍山遇到一个恶人纯阳,我师兄是个浩气,两个人打起来,我师兄干掉了恶人纯阳,继续挖草。恶人纯阳躺着突然密我,私聊说,和我一起搞那个浩气万花。我说抱歉这个浩气万花是我基友。他冷笑:见到浩气不杀,你加恶人干毛?然后他复活起来跟我师兄对撸了一把,又躺了。几分钟后,他喊过来一个跟他同帮会的和尚,两个人击杀了我师兄,顺便对我开了仇杀并守尸。师兄也开始喊人,没多久就已经开始双方混战了。作为一个恶人剑纯,浩气和恶人在野外撸起来的时候,居然是恶人在仇杀我,而浩气在保护我。那天我加了所有过来帮忙的浩气的好友,无论之前是不是认识。其中有一个万花,叫夜落花,后来也没有再打过交道。三年之后,也就是2015年,我开奶毒组野队做大战,看到了夜落花进组。于是随手洗了奇穴,给他套了一个凤凰。他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说毒妹子是好人!我说其实我大号加过你好友,你帮我打过架,不过你应该不记得了。他停了几秒钟,问,你大号是不是咩?我说是。他说,你叫XXX!我惊问你居然记得?他笑说,我很少帮人打架。同样是2015年,我开着一个奶花号,去奶了一个野团的10人本,遇到一个妖秀,刚从奶秀转冰心,奇穴点得不对。我告诉他点法,之后果然他输出直飙第一。他笑说,遇到了好心的花花。我也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仇杀过我的帮会的人说这些。是的……那天打到老三我才发现,我是在和仇杀过我的那个恶人帮会团打本……我居然还给尽心尽力的打完了,真二逼无误。出本后妖秀问我,还有号吗?我们开10人本第二场。我说不了,太晩了。对了你们帮的某个恶人纯阳还在玩吗?妖秀说还在,是你朋友?我说不……仇杀过我……他问原因,我简单说了下。妖秀说傻逼!我心想次奧!你才傻逼!你全帮都傻逼!野外见!妖秀接着说,那个傻逼!……哦……原来不是说我傻逼啊……妖秀怒吐槽说,技术烂得一逼还出去捣乱,傻逼!别理他!我哈哈哈哈大笑下线。有时候觉得PVP的生活也很好,不服练来信砍。又有时候觉得,那个仇杀我的傻逼(……),或许也没那么招人厌,傻逼(……)们也是有热血有朋友的,或许他们也把我看成一个傻逼(……),然则我也是有热血有朋友的,不过听说傻逼的朋友也基本都是傻逼,遂有种傻逼一统剑三的感觉……[霍晓博]我以前用黄鸡去打过一次70战宝。很红,红到千手观音掉我双武器,然而是个R团,团长不肯拍掉落。一个陌生的毒姐R到了重剑,偷偷交易给我,我要给金,她拒绝了,说,本来就是帮你R的。我加了毒姐的好友,出本后有一只二少跑来找她,毒姐指着我说,叽萝,给你认个师弟。二少不满:是师兄,师兄!说着就给我喂糖葫芦。二少叫做霍晓博,当时还是半个新手,满身的290帮贡。我穿着半身剑茗搭南皇的外观,蹦蹦跳跳走来走去,霍晓博耐心地说,师妹,你要多刷刷五小。于是我默默的切出了一整套破军副本装……我们聊了很晩,我猜他们是现实情缘,毒姐一直很照顾这个二少,话题也很现实。后来良久不见毒姐,有两次我见到霍晓博,就上去卖个萌,让他看我的双马尾。他也很快的成长起来,成了破军二少,只是智商依旧堪虞,卖蠢倒是和我不相上下。不久后开了九十级,某一次我去荻花,见到了一个外观党大师,八万出手拿下了小扇子。全团默默刷屏,那个壕大师我们有必要认识一下。大师笑说,是要A了,拍来收藏。但一周之后,我见到了世界炸开的公告,外观大师对霍晓博燃放了海誓山盟。我密了霍晓博:叽师兄你是和外观大师情缘吗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三观呢……他回,算是吧。其实大师是个妹子。我怒问,毒姐呢。他答,毒姐已经A了。两天后我和他在扬州桥头偶遇。互相卖了一会蠢,我忍不住说,叽师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他说什么?我说,从前你和毒姐,没多久你和大师,这真的科学吗?霍晓博大笑,说,叽师妹,毒姐是我现实中认识的,我们是好朋友,她带我来渣剑三,我和大师也不是情缘,大师其实是个好妹子。我放了心,说,那就好,我以为你为了大师,把毒姐渣掉了。他笑说,毒姐现在就在我身边,也在看你的聊天,她说她记得你,很感动你也一直惦记她。我大喊毒姐求埋胸!霍晓博笑着说,叽师妹,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蠢的叽。我突然觉得这个故事有一个巨大的漏洞……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和毒姐不是情缘只是现实好友,毒姐在他的房间……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于是淡淡一笑:叽师兄,原来你也是个妖。他发了一排惊恐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笑而不语,突然觉得和他(我的意思是,她!)反而贴近了许多。[槽点T]这个T来自一个一个槽点满满的副本。槽点之一是组团喊了2小时。槽点之二是喊了所有人进本后发现没T。槽点之三是喊了个新手T!是个第一次打本的T,原本是PVP出身,没插件!哈哈哈哈哈哈哈开怪之前作为一个DPS,我机智的查看了T的奇穴。一半是错的,赶紧喊T改,然后全程都打字私聊这个T。什么时候拉场中间,什么时候看好点名,什么时候拉背什么时候拉面对,抱团怎么抱减伤要开好这个boss很凶残,扶摇起来突下去用好突强仇,如果被扔上天记得用好小轻功落地不然啪叽!我觉得我私聊他的简直是铁牢天策副本注意事项大全!不过这个T蛮欢乐的,每次团长喊脱离就私聊我惊恐的问,我做错了吗!我安慰说没错没错打好仇恨开好火。于是每次过了boss他就乐呵呵的开麦说我好犀利不愧是PVP!当然大家吐槽他,你还是先把仇恨打好吧。我总觉得副本里的PVP和PVE有着本质的不同。Pve都在吐槽,日哦怎么又死了好纠结这个团不靠谱,PVP想的是唉不就是个血厚点的npc老子日翻南屏马踏昆仑杀过多少个冷翼毒神来来来看我风骚的小轻功哦草我怎么死了来来来拉个大旗再战。我喜欢PvEer,多半是因为他们的沉着,我喜欢PVPer,多半是因为他们的乐天。而我本人是个PVXer,多半是因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是一群大逗比。[怒斩狂刀]。是个大师。我认识这个大师的时候,还是个一身垃圾装备的副本剑纯,几乎没跟过十人以上副本团。有一个亲友在世界喊10烛龙殿9=1来个JC,喊不到人,就私聊问我说你来不来,我说我不去了,没打过,会坑人。她坚持说让我过来,说团长很好,不会喷人,不会黑东西。我就去了。当时的团长就是[怒斩狂刀],他开团放宴,为他夫人拿小铁。那是我80年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他打本,人非常好,不骂人,我犯了很多错,死了很多次,他都耐心教导,加过我好友,对我说下次我开团你再来。那个时候,烛龙殿开了没有多久。后来我AFK,回来以后这个大师AFK。种种原因,我没有再跟他下过本。直到90年代,我开着奶毒,在一个战宝团里又见到他。那次的战宝上了818,我做为打工的奶毒,出来说了一点我知道的东西,为这位大师的人品做了保证,然而那个团的818战火弥漫范围太广,导致我在论坛被人喷了3页。(救命……)近两个月后,在我几乎都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又见到怒斩狂刀,依然是奶毒,在一次帮人打工去神剑冢做橙武的队伍里。他进组,我说大师晚上好。他没有说你好,他说,毒毒,上次的事让你受委屈了。哪有那么多委屈,我记得的都是陌生人曾经给我的关心。PS:大师出现了![花墨]2013年12月左右认识的一朵萝莉花,小号,不是第一次剑三,但是是第一次玩万花,主修离经。我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呢因为那天我开着一个花哥号,闲来无聊看门派,有人喊,求奶花PVE奇穴。我私聊过去,对方就奇穴问了几个问题,十分之浅显,一看就是新手花。我为了说话方便,直接组了队,没想到进了一个五人组,队里一只没满级的萝莉花,一个满级的秀秀。我问你们这是组团带徒弟吗?秀秀咦嘻嘻嘻的发了个可怜的表情说,我徒弟想单修奶花,犀利花能不能跟我们来撸个普通华清宫?我一看就知道是有新手奶要练手(其实是我觉得犀利花这个称呼简直太赞了),于是愉快的答应了下来。撸完本出来,讲了一点离经基本的手法,我说刚好身上换下来一件狼烟,趁你没满级送你吧。萝莉花说师父满了,我说拜个亲传先,给了装备就断。于是萝莉花点了拜师,我给了她狼烟,然后私聊她,可以断绝了。萝莉花大惊失色:大花你不要徒弟了吗?我说我给不了你太多,怕你还要收其他的帮贡装和监本,所以不占你的师父位置。萝莉花坚决的拒绝了。我说我不是一个能带人的师父,我上线时间也不多,真的是怕耽误你。萝莉花站在我的对面,沉默良久,忽而狠狠地说: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都这样说!像是小孩子发脾气,我隐隐的有些不忍心,安慰她说,不是大事,不断就不断了,随你开心。回了主城,我把万花双心法的五彩石寄过去两块,还有零零碎碎的马驹、24格包等一系列见面礼。在信里写了些加油长大之类的句子。之后她有时候会问一些手法问题,叫我一声大花。但是时常收到她寄来的亲传徒弟奖励。隐隐的有些汗颜。后来突然有一天,这个交流很少的亲传徒弟从师徒列表中消失,几乎不再上线。又是大半年过去,我开着其他的号在瞿塘峡门口见到了这朵萝莉花。已经是一朵装备不错的奶花了,然而花间装比奶装低了一千多分,都是大战和帮贡的凑分装备,看来依然是一朵单修花。忍不住问你还记得某某吗,答说不记得了,这个号上的很少。真的是朝气蓬勃的小孩子啊,当时曾经执拗着坚持的很多东西,也会很快忘记。不过这样,也不是不好。[苦毙的天策狼]80年代末我捡到的狗策萌徒!开黄鸡号挖矿捡到的小天策。捡到的时候,才三十五级。当然这名字肯定是个小号,但是小号我也当大号养,因为他曾经好萌好萌啊。圆了我把一个徒弟手把手养大的理想。狗策的大号是个副本天罗唐门,5500+的装评,那时候我才5200。我带他的天策号到七十几级,说蠢徒慢点升级,我给你凑一套帮贡。狗策说我这是要拿去pvp的天策啊!我说你要一身蓝装捍老王?大战你总打的吧。就买了一身傲血的帮贡装,半套铁牢的帮贡。版本末期了,是个天策就能傲血T大战了。我们曾经相处的很愉悦,他给我做过一个蹴鞠,开玩笑说将来要在阵营地图骑着里飞沙来迎接我,我说呸你穷的就快卖肾了还里飞沙,然后被马蹄踩了一脸。我跟狗策这样浪了几个月。他出师以前我问过,狗策你将来打pvp去哪个帮会?他想了半天,说,再说吧……后来就满级了,我也忘了问。那天我去刷下水道,想弄到戒指。组了个队伍,野生的奶花,两个明教都是输出心法进组,都没切T。我随便世界喊了个来T=1。突然狗策进组。我大惊,问你T?狗策说我没T装你知道的。我问那你是来T……的吗……狗策呆滞地说,我都没进过下水道的门。野队队友密我问,怎么办?我干笑:抛弃这个军爷找个靠谱的T。狗策你退组哦乖。狗策哗啦一下退出了队伍。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我勉强撸了次下水道出来,狗策已经不在线了。我心里特别不安。晩上打大战的时候,看到狗策上线,我密语过去,说徒弟对不起。几分钟后狗策平静地回答说,没关系,我被人嫌弃惯了。我对着密聊当时就泪崩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觉得我当时真浑啊……一个小本,一个280戒指,怎么重要了?我怎么就非要把我徒弟排除出那个队伍去?不能T怎么了?我为什么不退组陪徒弟再喊个有T的队伍?组不到就不刷,多大点事,为什么一定要让徒弟心寒一下?大战后我组了一个重要的万花亲友,我说我做错了一件事。万花很痛快说,组你徒弟,带他去刷。我就点狗策进组,无限被拒绝,一看地图,知道在花海,直接飞过去,我说徒弟我带你去下水道。狗策笑笑说不用了,天策号本来也不打副本,是要pvp的。又过了一会,说,师父,我想去个pvp帮会。我说好。我知道我的帮实在是太小了。人也太少了。一个菜帮。狗策说我可能明天就走了。我特么觉得特别憋屈。我很认真地说,徒弟,对不起,我下午过分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嫌弃过你。我是你师父,你以前说你的天策号是个仓库号,但既然拜了我,我不介意你会不会长期玩这个号,我是一定会把你养到出师的。但是我一个散人,一个菜帮,你满级了,能给你的东西确实太少。我带不了本,我自己也不下本。你五千五的大号,英雄皇宫打救场的天罗,每次看你在各种副本挣工资我都挺欣慰的,觉得我徒弟比我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带过野生的号了,你可能会是我最后一个徒弟。是好是坏也都是你了,以后未必再有别人,你去哪个帮,去做什么,什么样的副本装,什么样的军装……我从没嫌弃过。我只是不能带你去祸害野人。下水道那时候是最难的五人本啊,要扎扎实实的T,要拉面向,要找背对,要会躲会跳会满场风骚的风筝。你一个PVP的天策,我怎么带你,怎么让你去祸害一个野队的治疗?正因为我是你师父,我才不能带你……狗策沉默了很久,说师父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我从来融不进你的圈子。我说我的圈子太小了,就这么几个人,一多半都认识三四年以上,你要融进来,是很难很难。狗策想了一会儿刷了个yy号,说师父来,唱首歌吧。我怒说不去,没麦,老子都哭成狗了唱个蛋的歌。狗策惊问师父你哭了?我说滚滚滚,没你的事。狗策说那来yy,徒儿给你唱首歌。我拉着万花亲友进去了。里面七八个人在,有个人正在麦上唱得荒腔走板。他下麦之后狗策爬上去大嚎一曲。……唱的什么我没记住。不能怪我,我没听过。当然,跑调与否我更听不出来……不过我觉得已经很好了……至少我能听出哪段是副歌……他唱完我下了yy。狗策说师父我留在这里,开九十级再走吧。我说好。这个帮永远在这里,随时回来。然后我带着万花亲友退了队,去洛道练他的小号。一路打怪。万花突然说,二咩啊……以后别再收徒弟了。我说嗯,不收了。但是第二天上线的时候,狗策给我发了一个名字,也是个天策,PVP的一个军娘。狗策说,师父,这是我另一个师父的徒弟,算是我师妹。那个师父A了,我师妹是个真小白,想练剑纯,你能不能教教她剑纯怎么玩,我怕她什么都不会受欺负。我说好,然后加了军娘的剑纯小号。真的是个对纯阳,对PVE都一知半解的姑娘。纯阳这个职业其实并不好上手,尤其是剑纯,输出技能多,输出循环乱,80年代气豆的处理也比较复杂,想玩的好并不容易。我看她剑纯号当时71级,就收了徒,写了一个剑纯的入门攻略,一万多字。那时候,是2013年的6月初。离开90级只有一周的时间。到了开90级的头一天,她还上过线,当时是73级。她A在这个级别,至今已经离线两年有余。而开了90之后,我的狗策徒弟也没有再上线。他的YY名片改成了一句话。“A了,兄弟们对不住!”狗策和军娘,是我80年代最后两个徒弟,也是最让我遗憾的两个徒弟,他们两个之后,有一年多的时间,我没勇气再去收徒。一直到我AFK,我也没有等到他们回来。[隐惘]然而我就是死性不改,徒弟收一个A一个,A一个收一个。总要有一个才安心。再收徒弟已经是2014年的6月了。那天我开着藏剑号发呆,突然门派滚过一条信息:“QVQ有没有好心人能帮我打个怪”我是多么机智的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小藏剑在升级途中苦痛的挣扎……进组神行一气呵成,落地是在黑龙沼。一看到一群小怪在追一个70多级的小藏剑,于是上去卷了一个大风车。小藏剑叫隐惘,一脸懵逼的问就这样打死了?我洋洋得意的说是呀叽叽叽叽!于是她开始继续QVQ的做任务。我发现我身上还有两件帮贡装,于是点了个收徒,把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交易了过去。然后老样子我说断绝吧我不占你的师父位置你将来可以去收帮贡收监本BALABALA……她惊恐地说,师父!你不要我了吗!我说不是不要你,是怕耽误你啊,我占着这个位子,怕你满级不方便。隐惘说,那我不要师父的什么装备啊监本啊,你不要断绝好不好?我擦,哥的心都要萌化了。我就带着这只小萝莉,蹦蹦跳跳的做任务,给她看我的双马尾,看我的大猪腿。萝莉啊,新手萝莉啊,好玩死了你们造吗。不久后叽萝下线了,我想起没给她买包买马拿丸子,遂神行主城来了一套,去邮箱寄信的时候收到了她的信。QVQ师父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妹子了,其实我是个汉子,我只是觉得叽萝很萌才玩的,求不嫌弃……桥豆麻袋!你把我的叽萝还给我啊!说好的萝莉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抠脚……这游戏真真是不能玩了。不过抠脚我也要养大的啊,我实在是太久没有见过这种天然萌的徒弟了。而且非常非常懂事。我带他去荻花,他在副本里一次又一次的死,又迷路。最后眼泪汪汪的私聊了我说师父对不起!我又拖累了你!我就哈哈哈哈的锋针锋针锋针,说鱼唇的徒弟跟我来。再后来,就满90了。我收了一身帮贡装给他,打好石头附魔,又写了一个大明宫的配装,让他去找个熟悉的团当共站躺拍。我的徒弟多么天真,直接进了一个野团。我听到的时候这货已经到了老一面前。我五雷轰顶的想,我徒弟可是一个从没进过大本的小白,这个团得灭多少次啊。而且我深知他遗传了我的迷路属性,他根本不可能找到副本道路的……而且这货没带钱啊!没带钱啊!带钱啊!钱啊!啊!我开始玩命的点徒弟进组,一边狂密团长,团长团长你们还有坑吗我不要工资我要去带我的徒弟,不然你们妥妥的灭团。团长愉快的给了我一个坑说你来吧!于是我狂奔进了大明宫。不过我忘记了一件事。我徒弟就够黑的了,我比他还黑。于是你懂得……我们两个人在这个本……黑得哭粗声。这个情况持续了一个月。最后我绝望地说,走,看风景去,那才是我们的归宿。两个衣衫褴褛的藏剑满地图的转着看风景,简直蔚为奇观。流下了心酸的泪水……后来终于有一次,我徒弟红了!大明宫一次性的出了轻重剑双武器!红了的意思是穷了,我借了他几万金,他小声说QVQ师父我还不起你了。我说什么破事大不了你拿着呗我又不用钱。他说可是我要A了啊,我快要开学了。我才知道这货马上就是一个高三狗……过了几天,他见我上线,啪的发了一串激活码过来。我大惊失色的说这是什么东西。他说风起稻香设定集的背部挂件师父快去兑换!日,设定集99一本,那时候卖断货了,淘宝炒到二百多,光一个背部挂件激活码就喊价六七十。小孩子没有经济来源,我下不了手收这种礼物。他很委屈的说师父你收下嘛。我嫌弃的说藏剑的重剑才是最好的背部挂件,这玩意弱爆了好吗。他几次送不出手,大概也明白我在想什么,说我要A了,没什么好给师父的啊。我伟光正的说,高考没考好就不用回来了。他QVQ的说,上个大学应该还是有保障的。我说那考上大学我就收你这个礼物啊,然后把他赶下线去了。第二年六月过了,我都AFK了,也没有等到他回来。玛德!未完待续(???_??)?顺便贴一下在同类问题下的回复。有哪些让你觉得“剑三真好玩”的瞬间?剑网三的用户为何一直在增长?

    上一篇:花花万物2网盘 苗族是蚩尤后代这点是苗族自封的还是汉族附会的或者是汉族附会后反影响苗族的
    下一篇:明日之子舞台区别 欧洲人一手拆解了南斯拉夫算的上塞尔维亚的仇人可为什么塞尔维亚现在伤疤还没好全就拼命要加入欧盟呢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