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農業典籍 >

    当前栏目:農業典籍

    女娲是上古华夏族的女神之一且有可能是主神作为母系氏族的崇拜象征她有可能是真实部落酋长的缩影吗

    2020-01-01 14:43:36

    可以,最具体的是女娲的娲字,这个字的终极解读为蛙的演化。对于蛙类的崇拜在早期的仰韶文化当中,日常生活陶器的蛙纹相当常见;在仰韶的早期母系社会中对于蛙类的女性生殖崇拜可以说是很核心了,另女娲早期的形象就是蛙(请自己查阅女娲之肠的叙述,,这是一段血腥的历史惨案,关于男权的暴力革命)女娲的的形象和地位在后世的封建社会中有过很大的篡改。最主要的形象变革也是随着象征着男权崛起的伏羲崇拜而改变(蛇如果说它是男性生殖崇拜,,你觉得又是什么?_?)1.区域可以对应的文化,2.可以推断的历史事件3.可以具体到领袖或者某位领袖又如上古华夏同音,华:华胥之族,华胥诸,华胥古国分子人类学上对于我们汉族文化形成起决断性因素的晚期O3,形成于东北后又南下中原(黄帝部族)起源于西北的仰韶文化同山海经的历史观,说明当时的黄帝部族记得自己的起源之地,认同华胥古国的地位(很有意思的是红山也有女神崇拜)史记的历史观也可以侧面证明这件事情。考古也证明了红山是同属仰韶区系的文明这也是后世人的历史观:甘凉汉人发家处再有如分子人类学的证明神话,文字音律,分子人类学,考古四位一体的共证女娲存在,华胥古国存在(注意:不是部落,早期的仰韶文化最差也是考古学定义的原始文明,这也是我不直呼其为文明的原因,后期的红山都已经被定义为文明了,它的父类:上古中国社会体系层次最丰富的仰韶,吞并融合了东夷大溪良渚红山的仰韶,你可以自己定义)后面都是一些繁杂冷门的上古史,以及新的考古发现,最重要的是关于华胥古国的真实考古发现……很长……感兴趣的可以翻下去,不感兴趣直接翻到图片【白鹿原】认知更新:蚩尤是苗人的直系祖先,有大量的民俗文物遗证,是大溪文明的领袖;与黄帝炎帝同为中华民族共祖,分子人类学上全部都是O3民系,大溪文明影响辐射范围最远到达了黄河流域的仰韶文明,山东半岛的大汶口,环太湖地区的崧泽文明,是中国文明起源的奇点,比崧泽良渚更早。============2018.4.27看在没人回答我问题的份上来解决你的问题,其实这样的问题已经上升到了专业性质,尤其是涉及到上古史这样孤僻生涩的冷门话题,知乎里对上古史、考古感兴趣有研究的大V还不少,但是能细说上古史的却没有几个。关于上古时代各个文化文明之间的影响继承关系(仰韶、大汶口、红山)这个问题挂了八百年了没一个敢哼声的,草包不草包就不说了,这里面嬴政和孔丘的毁史让原本浩瀚缥缈的上古史变得十不存一更加怪力乱神,这也算有自知之明没强答,你这个问题底下不是强答就是SB民科,其实知乎里去除掉草包和民科还有几个脑袋生锈的考古人士,所以你也不用把知乎想的太伟大了。这是你的问题女娲必须是有真实部落酋长的缩影,包括华胥伏羲,这些都是有考古发现以及高度契合的同一地区现存地名遗存民俗崇拜所佐证的(具体引用改天吧,答案太长我都怕写不完了)1.首先你这个问题下女娲和伏羲的兄妹关系还是有待商榷的,从神话考古社会和文明演变的角度来解读,华胥算是中国的母神,也就是母系社会辉煌的时代(半坡蓝田大地湾)首先女娲是其继承人(不一定是直系血脉,隔代?隔隔代?)这一点无可厚非,其势力在女娲手下大肆扩张进军中原(半坡壮大为仰韶),可以说是中华母系社会的巅峰,也是母神的黄昏,因为伏羲出现了,历年来的考古发现和地方神话证明伏羲与山东的东夷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是东夷(大汶口)的始祖也不为过,说她俩是兄妹的那不纯属扯淡吗?与华胥的关系可能更像是黄帝之于华族,把伏羲写进神话是为了给他一个华族起源的身份(华胥与神交孕伏羲,母系社会的旁落)更多的是象征着男权社会的兴起,从文明演变的角度来看,中原华族早期的母系社会是壮大最快势力范围最大的,直到吞掉东夷之前都是不可否认的中华,单就社会组织方式的更迭来说东夷集团有两次步入人生巅峰的经历,但是都被华族反超,之后就被华族吃掉了▄█?█●给跪了,先是父系氏族社会后是酋邦社会,这两点对于早期的华族影响至高无上,华胥华夏倒不如说成是华夷,中华民族的起源就是一部华族和东夷的撕逼史,从女娲(华)伏羲(夷)开始就是如此,步入封建王朝的文明社会早期直到唐朝还能明显看到东夷集团的影子,孔丘这个烂人更不用多说,当然伏羲(部族)出华胥(部族)也有可能,个人更倾向于华族东夷早期是种联盟或者统治形态,至于伏羲部族到底是不是起源于华族鬼知道啊!?女娲都不知道是不是华胥的女儿。2.参照关于黄帝的考古发现(红山)上古人物的起源说的更多的是部族起源,诚如司马史公的都只是从黄帝开始记录正史,你可想而知黄帝以前的历史有多乱,想想什么兄妹夫妻的就让人无限蛋疼,说黄帝炎帝是兄弟的还能从部族是同出华族的角度看待,毕竟黄帝炎帝部族源于姬水姜水看做是个人起源最多也只是词不达意古今文意的精简问题,还不算扯淡,女娲和伏羲这个兄妹之间的好事儿(迷之尴尬)你当个故事看就行了。3.其次中国历史优点是源远流长缺点也一样,太过久远的文明没有历史记录的年代会随着时间而消亡,再加上后世烂史人的意淫神化(古今两大误会:伏羲女娲是兄妹,蚩尤是苗族的祖先)变得更加怪力乱神,对于这点只需抓住主要矛盾看到关键信息即可,前面说了黄帝以前的历史很乱留存少,但现今并不影响我们的论证因为,我们有考古发现!!!4.古汉语汉字和上古史说这点之前你得知道一个上古史的现状易,先说这个字:祭祀占卜用商以甲骨易周以金鼎易而夏常以陶瓦易商代的历史被承认是因为在与历史相重合的地方发现了遗址,并且有出土的甲骨文佐证周已有信史记录就不用多说什么了夏有遗址和文物的出土,最早出现于周代的史书当中,因为商代没有发现过史书(现有的商代文字遗存绝大部分都是祭祀用的甲骨文,没有提及夏,老子给祖宗上坟还会说我的房东不成?)而夏没有遗留信史且祭祀是采用的是陶瓦易(在陶瓦上写好祭祀的文字把其摔碎告天)这种方法的易(祭祀文字)又是不易保存的(也有个别碎片文字遗留)所以造成了周的隔代信史不予采信。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学考古的脑袋生锈了,同样的情况西方考古学家对待古希腊那叫一个父慈子孝,一部盲人诗歌一些考古遗迹,就把希腊的历史无限延长甚至说成是足迹环绕地中海,直接给扯了张大皮当祖宗。换到咱们这里人家说你们的史书是假的(搞毛线啊!我们国家的历史记录放眼全世界都是最权威最全面的了)夏是假的,中国最早是汉,中国最早是秦,中国最早是周,中国最早是商,一个萝卜一个坑,把人家当爹了说啥就是啥打上骂上还那么听话。就算做我们国家的信史是从春秋开始的,结合考古发现那夏的存在也是毋庸置疑的,就算不是夏,命名为夏怎么了?怎么啦???同理三皇五帝亦是如此,,咳咳,不扯了。正题:华胥是真实客观存在的中华民族始祖母级别人物,有客观的事实考古信史和地方遗留佐证,是毋庸置疑的一个统一观念,其势力起源最早可考为老官台文化西周青铜器《毛公鼎》《命毁》等铭文的“华”字,象草木开花。《说文解字》《尔雅·释草》《广雅》等,认为“华”即“荣”。“因此,华字便含有美好、光彩、声色、风采等雅称。”华、华夏之称,来源于华胥,中华之称亦然。《华夏考源》一文从文字训诂得出结论:“胥、雅、疋、夏等古字相通,华夏就是华胥。因此可以说,华夏文化就是华胥文化,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头,也就是华胥文化了。”一般认为她是新石器时代(1万年前)早期的氏族代表人物,氏族延续时间很长,一直到仰韶文化前(约6500或6000年前)。生地考证华胥的生地考主要有生于华胥国之说、生于雷泽之说、生于九河之说、生于华胥之洲说等。分析诸说,文史专家赞同华胥的故里在今陕西蓝田县华胥镇孟岩村,并安葬于此之说,因为这里在文献中的记载详细而可靠。晋代王嘉《拾遗记》云:“庖牺所都之国,有华胥之洲。神母游其上,有青虹绕神母,久而方灭,即觉有娠,历十二年而生庖牺。”清吴乘权《纲鉴易知录》云:“太昊之母居于华胥之渚(今陕西蓝田),生帝于成纪(今甘肃秦安县)。”又据《竹书纪年前编》:“太昊庖羲氏,太昊之母居于华胥之渚,履巨人迹,意有所动,虹且绕之,因而始娠。”徐文靖笺:“按,华胥,地名,在陕西蓝田县。小渊日渚。”大体而言,古华胥国在今陕西省西安市东约20公里的蓝田县华胥镇。宋敏求《长安志》引后魏《风土记》云:“西有尊卢氏冢,次北有女娲氏谷,则知此地是三皇旧居之所。”元代骆天骧《类编长安志》引《三秦记》云:“骊山巅有三皇庙,不斋戒而往,即风雨迷道”,“又呼为人祖庙”。《太平寰宇记》卷二十六“蓝田县”条之载,与后魏《风土记》相同。又云:“蓝田卫三皇旧居,境内有华胥陵。”《陕西通志》云:“三皇祠在蓝田县北三十里,祀华胥氏、伏羲氏、女娲氏。盖伏羲氏、女娲氏皆华胥氏所出,故祀于故里。”《西安府志》的记载与此相同。《蓝田县志》载:“蓝田县内有华胥陵,是称三皇故居。”陵在今华胥镇北的孟岩村。“在紧靠村子西边也是华胥沟,而越过华胥沟就是宋家村(旧称宋家圪捞)”,与“华胥渚(华胥与其子女的居住之地)十分吻合。当地流传着一种传说,此地即华胥怀孕后栖息之地”。“在宋家村南塬有一座古庙名为‘三皇庙’,曾经有石碑刻文:‘古华胥伏羲肇娠地’等字样。与《宋书·符瑞志》的记载相近”。“今华胥镇红河下游有娲氏村。而红河在史书上被称为女娲沟。白鹿原上李华村的原名就是女娲村。在孟岩村附近有一个叫拾旗寨的村子,村中人大多相信是古时祭祀仪仗队成员的后代。”华胥镇保留有一块关于记载三皇功绩的碑石,其中一通碑石上,中间有华胥国三个大字,左边有伏羲肇娠右边有黄帝梦游的字样。西安市文史研究馆的张中和认为:大量的史载、遗物,可资佐证:三皇时代的部落中心即华胥国。华胥的姓氏为风,是现西安市蓝田人。她处在8300多年前,既是三皇中女娲和伏羲的生母,又是华胥国末期一位杰出的部落首领。是华夏民族在上古时代,与天地八荒进行抗争和孕育文明的领军人物。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的张新斌认为:华胥是以母权制为代表的前伏羲时代的人物,是中华人文母祖,是中华民族前华夏民族的重要源头。陕西蓝田保留有华胥的遗迹,并有蓝田猿人的发现,二者都是早期人类文化的体现,并有着内在的联系,以二者为代表的蓝田文化,在中华文化源头的探索过程中,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西迁甘肃华胥氏族在华胥之渚(今陕西蓝田)日益发展,人口有所增长,需要寻找新的食源地。于是部落内的氏族,有的留居,有的向北或向东发展,华胥则带领部落之民向西迁徙,一支居于华亭(今甘肃庆阳华池县),本人的一支居于成纪(今甘肃天水秦安县),逐渐形成新的“聚落”。当地的土著氏族与迁来之族和睦相处,并加入其部落,尊奉华胥为首领。她们在生产、生活中,逐步摸索,发明了彩陶器。这种制陶技术受到先民喜爱,很快在周围的氏族先民中传开,华胥便派族人去传授技术,帮助其他氏族先民制造彩陶。秦安大地湾、天水师赵和西山坪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佐证了距今8000年前,天水确有较为进步的氏族部落。大地湾的聚落遗址和文化,大体可与华胥部落相比附,先民有了半地穴式的方形、椭圆形简陋住房,陶器有红褐色与灰褐色两种。大地湾类型文化遗址在西汉水和嘉陵江上游的西和、礼县、徽县等地区均有发现,说明华胥族人已迁入该地区,或是其文化已影响到今甘肃东南部地区。当时天水地区还迁入了燧人氏族之民。他们和土著逐渐融合,向西(今甘肃中部、西部及青海等地)、向南(今甘肃陇南、陕西汉中及四川等地)迁徙和发展。华胥在成纪住居住一段时间后,留氏族于此,便带领一些氏族先民沿渭水东返。生子成纪《精编廿六史·五帝》云:“其母华胥氏,居于华胥之渚。华胥即今陕西西安府蓝田县是也。一日嬉游入山中,见一巨人足迹,羲母以脚步履之,自觉意有所动,忽然红光罩身,遂因而有娠,怀十六个月,生帝于成纪。”这是为伏羲出生编写的神话祥瑞故事,以示伏羲与其母华胥不是凡人。伏羲氏约生于8000年前(一说7500年前),大体与华胥氏相接。华胥怀孕数月后,带亲从去巡察故地族民生活、生产状况,先渡过渭水、泾水到达华亭(今甘肃庆阳市华池县),又到达成纪。由于劳累和临近产期,不能返回华胥渚,便在成纪生了儿子伏羲。这便是华胥为何既居华胥之渚,又生伏羲于成纪的原因。再后华胥怀孕又生女娲,伏羲、女娲氏族东迁,华胥年迈,遂安居于华胥之渚,去世后葬于此,先民埋葬并祭祀。东返陕西华胥带领族人返回陇山以东,可从考古文化中寻找。陕西宝鸡距今约8000年的关桃园前仰韶文化遗址,说明华胥族曾迁居于此。之后一氏族留居(后发展为部落,并向外迁徙),华胥则带领一些氏族东返。“华胥氏自华亭经华池、华原(今陕西铜川市耀州区)而迁至华山地区,创造了彩陶文化。”这是留居华池的氏族形成新部落后的东徙,非华胥本人。华胥带的部落氏族较多,一路时有留居者,又有分路迁徙者。她本人带的氏族当返居于丽山南麓的今西安市蓝田县,一个氏族则迁入商州(今陕西商洛市商州区),从而带入了“华”的名称,如华阳、华胥渚、华山等等。清代胡渭《禹贡锥指》云:“华阳,今商州之地也。《山海经》有阳华之山,即华阳”。“其他即古阳华薮(泽之义),盖薮因山得名,山薮在华山之阳,正禹贡之华山也。”《山海经·西山经》云:“华山一名太华。”《白虎通》云:“西方华山,少阴,用事。万物生华,故日华山。”《华山记》云:“山顶有池,生千叶莲花,服之羽化,因曰华山。”《仙佛奇踪》云:五代时,道士“陈抟居华山,有一客过访,正值其睡。旁有一异人,听其息声,以墨笔记之。客怪而问之,其人日:此先生华胥调,混沌(指盘古氏)谱也。”何光岳释:“华山因花多而得名,正合华胥氏以花为图腾之义”;“那‘异人’把华山看作为华胥氏之地。可见华山乃因华胥氏迁此而得名。汉于华山之北置华阴县,今县城南有掌华山,华山南有华阳乡。华县西有临潼县华清池,旁有华清官。华县北邻大荔县的东北有华原”。这些“以华字为名称的地名,皆与华胥氏东迁有关。”这些地名、山名的形成原因较多,时问有先有后,不能断定就是华胥本人时形成的,但与其族或裔支族的迁居、迁经有一定关系则可以肯定。渭水流域今陕西之前仰韶文化遗址,如临潼白家,渭南北刘、华县老官台等,其距今8000年前的文化遗存应与华胥本人氏族的发明彩陶有一定关系。后裔迁徙华胥的裔族或裔支族有的向东迁徙,分路进入黄河北岸,远至东北;一路进入南方(有的沿长江而上进入蜀地,再与长江上游徙人的华胥族结合,迁入贵州、云南等地)。王献唐《炎黄氏族文化考》云:曲阜为古代大庭氏之国,“再东至华胥,华胥为羲族旧国,只有华胥名号,不能更改,故仍从旧称,呼之日华胥,易字为赫胥。”山东地区的华胥或赫胥陵,华不注山、华泉、华阴集等,均为华胥后裔迁居地的遗迹或名称。《晋书·嵇康传》云:“康尝游洛西,暮宿华阳亭。”《通雅》云:“华亭在密县。”即今河南新密。商丘的华邑,亦是如此,为华胥后裔自西向东迁徙于此而形成。南方的华胥地名,大部分是夏商以后的华胥裔支族迁徙时带人,或因迁居而命名。如湖北枣阳东的华阳河、江陵市东西魏置的华陵县、潜江市南汉置的华容县及境内的华容河;江西靖安县北的华坊街、奉新县西南的华林山;湖南望城西北的华林山、郴州市的华塘铺;唐朝在成都置的华阳县;江苏丰县的华山(小华山)、江阴县的华墅镇、句容县的华山、江宁的华里;上海的华亭、华泾港、华泾市;福建莆田的华亭、华胥山;浙江绍兴的华会镇、义乌唐置之华川县、开化县的华埠镇;广东遂溪县的华封墟、潮州的华美村、南海的华平墟;云南的华坪县等,虽然形成原因和年代不能确指,但或均与华胥后裔的迁徙或文化传播有一定关系。创始文化经过近十年的调研论证和史料搜集,华胥陵的真实性得到了越来越多专家学者的认可。此后,对于华胥的研究和华胥陵的考古保护工作也已全面展开,它标志着被人们遗忘了近百年的华夏始祖母华胥,重新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从文史材料中走向真实生活。华胥陵位于华胥镇以北,传说为华胥氏怀孕后栖息之地。宋家村南塬有座“三皇庙”,传说为“古华胥伏羲肇娠地”。华胥镇红河下游有娲氏村。红河被称为女娲沟。白鹿原上的李华村即女娲村。现代考古与远古传说高度贴切,所以应该有一个真实存在的原始文明社会———华胥国;华胥国应该有一个始祖母———华胥氏族团;华胥氏族团应该有一个首领———华胥氏,是母系社会中晚期一个部落族团,活动范围在骊山、蓝田一线。华胥的生平成就,集中体现在《蓝田县志·羲母庙碑》中:“其开物成务,八卦泄天机之蕴,六书肇文字之源,记干支作甲历为历象之示,正姓氏制嫁娶为婚姻之祖,虑民所统也,则龙师龙名上相下相以定其分,忧民不知食也,则造网养蓄教庖置厨,以成其化。太昊、女娲德被一时,功垂万事,故兹不忘圣德,宜先不忘圣德之所由,不鞅圣功,宜先不殁圣功自所生。”在《汉鲁相韩勑造孔庙礼器碑》中,也有类似记载:“惟永寿二年,青龙在涒叹,霜月之灵,皇极之日。鲁相河南京韩君,追惟太古,华胥生皇雄,颜母育孔宝,俱制元道,百王不改……皇戏统华胥,承天画卦。颜育空桑,孔制《元孝》,俱祖紫宫,大一所授。”华胥和子女伏羲、女娲及其后裔,共同创造了灿烂的华胥文化。华胥文化彰显出了中华民族的同根、同源和血脉亲情,因此华胥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头。华胥文化对人类历史文化的主要贡献有:“制嫁娶之礼”,使远古人类逐渐摆脱乱婚、群婚的状态;“造网罟教渔猎”,发明了渔网捕猎,成为畜牧文化的源头;“作书契以带绳结”,有了简单文字;“伏羲坐于方坛之上,听八方之气,乃画八卦”,开始了人类从规律上认识大自然,后来被炎黄的后裔逐步发展成为《易经》;“女娲作笙簧”,产生了人类最早的乐器,成为中华音乐的起源。华胥故里西方说《纲鉴易知录》载:“太昊之母居于华胥之渚。”注云:“华胥,在今陕西蓝田县,小渊曰渚。”浐灞两河沿岸古文化遗址分布图《竹书纪年前编》曰:“太昊庖羲氏,太昊之母居于华胥之渚,履巨人迹,意有所动,虹且绕之,因而始娠。”徐文靖笺:“按,华胥,地名,在陕西蓝田县,小渊曰渚。”华胥陵位于华胥镇以北,村落西边是华胥沟,而越过华胥沟就是宋家村。这里与《蓝田县志》中所记载的华胥渚(华胥与其子女居住之地)十分吻合。在宋家村南塬有一座古庙名为“三皇庙”,曾有石碑刻文:“古华胥伏羲肇娠地”等字样,与《宗书·付瑞志》的记述相近。三皇旧居在北魏时即受到祭祀,一直延续至今。在华胥镇附近,发现旧石器遗址数十处之多,新石器人类遗址20多处。著名学者石兴邦、刘士莪、任本命等人应邀赶赴蓝田,从人类学、考古学、民俗学等不同角度,对母系氏族的起源、华胥族团的生成、历史的沿袭及现存遗迹与历史传说记载的对照进行考证后认为,从伏羲诞生前到炎黄出现时存在的华胥古国相当于仰韶文化的中晚期,约为公元前4600-2700年,地域主要为甘肃西部、陕西渭河流域及黄河流域之一段。20世纪80年代,陕西省考古工作者在西安市灞桥区洪庆街道办下辖的燎原村发现老牛坡遗址,这里与蓝田县华胥古镇接壤。老牛坡遗址被考古界断定为陕西境内的商代重要遗址,后被评为中国考古年度十大发现之一。据刘士莪《老牛坡遗址发掘报告》结论称,该遗址早期文化遗存还是古崇国所在地。李学勤在《海外访古记(四)》也认为老牛坡遗址“从历史地理上看,很可能属于崇国”。《史记·夏本纪》司马贞索隐:“鲧封崇伯。”《国语》称:“崇伯鲧”,说明鲧的早期活动也在这里。后来鲧之子大禹东迁,成为东方诸侯联盟首领,禹的儿子启建立夏王朝。鲧、禹、启都是夏后氏的首领,也就是说夏后氏首领鲧最早的活动范围应在西安东南方向老牛坡一带。老牛坡与华胥古国仅有一沟之隔,那么华胥的“华”与夏后氏的“夏”就构成了“华夏”。华夏、华夏族、华夏文明应起源于此。华胥镇古文化遗址分布图这些专家学者的研究都得出同一结论,从华胥到华夏,从华夏到中华,形成了一脉相承的中华民族文化。由于秦始皇的收缴焚毁列国史籍,使华夏文化在长达550年的战乱后再遭浩劫,而存于咸阳宫最后记录上古历史的孤本也因为项羽火烧咸阳而灰飞烟灭,因此注重史料的司马迁在《史记》中开始把黄帝作为中华之祖,结果华夏、中华的“华”字反而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累死了太长了不写了,后续再补充修改,劳资睡觉去了tmd@因高眉弓被误判IQ你要的答案都在这里了,不懂的可追问,点个赞好伐??

    上一篇:刘德华是不是名副其实的影帝
    下一篇:美股坐庄的手法都有哪些_2_2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