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农家者流 >

    当前栏目:农家者流

    巴金老舍跟 郭沫若的茶痴茶趣

    2020-11-15 23:59:43

    巴金喜欢喝茶,却没有太讲求,家家户户都有的白瓷杯,就是他的茶具。泡的法子也简略,跟 农民村妇一样,抓把茶叶,用开水一冲,滋味 天然也很普通。并且,他喜欢把茶叶丢在书厨里,这样,茶水就有了油墨的滋味 ,外人其实难以下咽。  挚友许四海是制壶巨匠,其实看没有下去巴金这样糟践茶叶。于是,他送了他一只自制的仿曼生壶,还专程从家里带了一套紫砂茶具,为他扮演茶艺。  还别说,制壶巨匠的确有一手,用特殊的伎俩冲泡的茶,还未喝,香味已经在房间里洋溢,巴金喜没有自禁,一边喝一边感慨:“没想到这茶还真听许巨匠的话,说香就香了!”一口吻喝了好多少杯。  老舍以为“喝茶自身是一门艺术”,他喜欢一边喝茶一边写作,假如不茶,喝几水都感到没有解渴。出国或外出休会生涯,都没有忘随身携带茶叶。饮茶,能够说是老舍一生的癖好。他在《多鼠斋杂谈》说:“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得意。”  一次,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晓得他的癖好,特意为他预备了一个热水瓶。老舍颇为开心,赶快泡好一杯茶,预备缓缓品。没想到,刚刚喝了多少口,一没有留意,效劳员端起杯子给倒掉了,老舍很朝气:“莫非她没有晓得中国人喝茶是一天喝到晚的?”实在,这是货色方茶文明的没有同,人家认为老舍喝剩了,很体恤地倒掉呢。  后来,嗜茶如命的老舍竟然提出要戒茶,起因是物价高涨,“不论我愿没有乐意,近来茶价的增高已教我经常起一身小鸡皮疙瘩。”食粮涨,茶也凑热烈,茶跟 食粮的确一样首要,难怪老舍只是叫喊一阵,并没有见他真正戒茶。  郭沫若故土四川乐山沙湾镇曲曲弯弯的茶溪,青翠欲滴的茶山,从小就给他留下了美妙的印象,11岁就写下了“闲钓茶溪水,临风诵我诗”的句子。  他到全国各地,碰到好茶,都少没有了品茶的环节,一开心,忍没有住就题首诗写个字。被他题了诗写了字的茶就红遍了全国。由于喜爱茶,所以连剧本都没有放过。在1942年写的剧本《孔雀胆》中,他借主人公的口,说出本人的泡茶心得:  “在放茶之前,先要把水烧得很开,用那开水先把这茶杯茶壶烫它一遍,而后再把茶叶放进这壶里面,要放大半壶光景。再用开水冲茶,冲得很满,用盖盖上。这样便有白泡冒出,接着用开水从壶盖上冲下去,把壶里冒出的白泡冲掉。这样,茶就得赶紧斟了。”   其笔下的工夫茶艺,真够过细的,比如今出版的茶艺著述,更有操作性呢。

    上一篇:饮食故事:宫廷四大酱菜
    下一篇:有关咖啡的传说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