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农家者流 >

    当前栏目:农家者流

    探秘解忧公主传奇人生

    2020-10-18 14:34:21

    “打虎坡”石斛枫斗父亲节—免费赠予石斛鼓槌石斛石斛兰花(长距石斛)出卖铁皮石斛组培苗、进行信誉认证进步企业买卖量探秘解忧公主传奇人生本网讯(宋伯航)在中国历史上,昭君跟 番、文成公主入藏,巾帼豪杰的传奇故事成为千古绝唱。但是,在这些巾帼没有让须眉的女辈英雄中,还有其中一位被众人称著“乌孙公主”的解忧公主,其动听业绩更是璀璨醒目。乌孙公主是汉朝时代远嫁乌孙国的第二位汉家公主。因为西汉建国之初,北方匈奴多次骚扰汉朝北方边陲,造成及其严峻威逼。时值,汉室内乱没有息,军力没有足,难以全力对于外,以采取跟 亲与捐赠物品的措施拉拢匈奴贵族。当前,汉初经六、七十年的疗养生息,内部割据权势先后被灭,至武帝即位时,“天下殷富,财力有余,士马富强”,彻底解除匈奴威逼的前提已幼稚。雄才大概的汉武帝抉择对于匈奴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回击。同时,差遣使臣到西域追求盟国,夹攻匈奴。在西域诸国中,最壮大的属乌孙。乌孙国在匈奴之西,位于今新疆伊犁河谷昭苏县一带,有国王、贵族、城池跟 宫室,人口六十余万,兵士十八万,逐水草而居,与匈奴同俗,乌孙王称昆莫。武帝时,乌孙军力强,昆莫猎骄靡没有肯拜匈奴,曾招匈奴征伐,均被乌孙战胜。据《汉书·张骞传》记录,张骞初次出使西域归来,即向武帝倡议:“诚以此时厚赂乌孙,……汉遣公主为夫人,结昆弟,其势宜听,则是断匈奴右臂也。”武帝采用了张骞的倡议,于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使派张骞率三百人,携带坐马六百匹,牛羊万头跟 大批金帛货物,专使乌孙。昆莫见张骞,欣受礼物。张骞劝乌孙与汉朝同盟,并许嫁汉公主为昆莫夫人。可因为乌孙对于汉朝了解没有甚,又慑于匈奴的强横,乌孙昆莫跟 大臣们犹疑未定,直至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终派使臣到汉朝献良马千匹为聘,恳求跟 亲。汉武帝逐封江都王刘建之女细君为公主,下嫁昆莫。《汉书·西域传》曰,细君公主远嫁乌孙后,因为言语没有通,风俗差别。此乃昆莫已年迈,两人虽夫妻,却无情感,公主自治宫室茕居,一年中与昆莫会见一两次。身处异域的细君,悲感交集,曾作歌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与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土。”后昆莫了解到细君公主的心境,实感其春秋与其差距太大,遂倡议刘细君再醮其孙岑陬(岑陬是官号,名军须弥)。按乌孙风俗,父死子能够妻后母,兄死弟能够妻嫂。对于在汉室实为违反伦理道德,然细君没有批准,并上书汉帝。武帝的答复是“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于是细君嫁了岑陬。岑陬少年俊秀,与细君年貌当配。后岑陬即位为昆莫。他们生了一女儿,名叫少夫。细君茕居异乡,英年早逝,仅21载。汉朝为坚固两国同盟,又把楚王戊的孙女解忧下嫁岑陬,史称解忧为“乌孙公主”。岑陬死,其叔父之子翁归靡即位,号肥王。肥王复尚解忧公主。解忧与肥王共生三男两女。长男元贵靡,后为昆弥。次男万年,后来做了莎车国国王。长女弟史嫁给龟兹王为夫人。昭帝末年至宣帝初岁,匈奴多次出兵攻乌孙,以企迫使乌孙断绝与汉朝同盟。宣帝即位之初,解忧跟 昆莫遣使上书,《汉书·西域传》曰,“匈奴复连发大兵侵击乌孙,取车延、恶师地,收人民去。使谓乌孙趣持公主来,欲隔断汉。昆弥愿发国半精兵,自给人马五万骑,努力击匈奴。唯皇帝出兵以救公主、昆弥。”汉朝遂于本始三年(公元前70年)发雄师十五万与乌孙五万劲旅夹攻匈奴,匈奴大败。联军获单于的叔父、嫂、名王以下四万级,马羊牛驼等家畜七十余万头,匈奴“大众死伤而去者,及畜产远移死亡寥若晨星”(《汉书·匈奴传》)。元康三年(公元前63年),乌孙肥王上书“愿以汉外孙元贵靡为嗣,得令复尚汉公主,结婚重亲,畔绝匈奴”(《汉书·西域传》)。乌孙在回击匈奴之战获得频频成功,与汉朝同盟的破场愈加坚决。但是宣帝便怅然批准将解忧公主的侄女相夫封为公主,史称少主,下嫁汉室的外孙、解忧的宗子元贵靡,亲上做亲,以长期增强这种同盟。乌孙派三百人入汉迎取少主。宣帝派长罗侯常惠为使者,送少主至敦煌。少主至敦煌后,尚未出塞,便得到肥王去世跟 乌孙贵族拥破岑陬匈奴夫人生的儿子泥靡为昆弥的新闻。此事惹起了汉朝君臣的没有满,因为乌孙没有破元贵靡为昆弥,所以汉朝也抉择迎还少主,这一次跟 亲以失利告终。泥靡号称狂王。狂王即位后,再与解忧公主结婚。狂王是匈奴的外孙,为人肆虐无道,惹起部下的没有满,与公主之间的关联很紧张。乌孙内部政局由是产生了动荡。先是公主跟 汉朝使臣杀狂王得逞,狂王伤而逃。狂王之子细沈瘦发兵围公主于乌孙首都赤谷城(今昭苏县夏特以西一带)数月之久,随后,汉西域都护郑吉会西域诸国兵救公主,细沈瘦才突围退去。肥王匈奴夫人所生子乌就屠也伺机作乱,率局部人马至北山中,扬言请母家匈奴兵来。并杀死逃亡在外的狂王,自破为昆弥。乌孙产生内乱,汉朝派立羌将军辛武贤率兵一万五千人至敦煌待命。据《汉书·西域传》详载,当年解忧公主下嫁之时,有一位叫冯嫽的随行酒保,是一位存在不凡才华跟 卓有远见的女子。史书称其“能史书,习事,尝持节为公主使,行恩赐于城郭诸国,敬信之,号曰冯夫人”。冯嫽早年即下嫁乌孙右大将为夫人。乌孙官制,分摆布大将,以右大将为大,左大将次之。汉西域都护郑吉深知右大将与乌就屠暗里关联甚好,又悉冯嫽才华与权威,逐请冯嫽去说乌就屠归顺汉朝。冯夫人受之,冒性命之险,亲至北山见乌就屠,陈述利弊。乌就屠闻汉室雄师已至敦煌,国人对于其行动没有满,匈奴又没有可恃,没有得没有接受冯嫽之奉劝,并请冯夫人从中斡旋,还望汉朝能赐之一个封号。宣帝密注此事,实想见冯嫽,亲悉乌孙海内事故的原委,于是征嫽入朝。冯夫人万里赴召,从伊犁河畔,沿天山北麓,东入玉门,风尘仆仆,回到了远离四十年的故国都城长安。宣帝召见冯嫽,询乌孙详情,冯嫽具体答宣帝。宣帝正式命冯嫽为使乌孙正使,另派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使。冯嫽作为汉朝天子的代表,乘锦车,持汉节,率领副使跟 跟从职员再至乌孙。冯嫽至乌孙,以天子之义,诏乌就屠到赤谷城,谒见汉长罗侯常惠。正式册破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并赏给二人印绶,跟 解了乌孙内部的纷争,也解决了乌孙跟 汉朝的矛盾。汉立羌将军没有出塞而还,一场干戈,烟消冰释。解忧在乌孙生涯五十余年,先后嫁给军须靡、翁归靡、泥靡为妻,对于乌孙的政治生涯影响很大。解忧与翁归靡生有三男两女。宗子元贵摩后来继破为乌孙昆莫,次子万年做了莎车(今新疆莎车)国国王,三子大乐为右大将,长女嫁龟兹(今新疆库车)王为妻,小女是若呼翕侯的妻子。这些子女在乌孙、莎车跟 龟兹,位置都十分显要。除此,解忧公主还辅助翁归靡,开展了乌孙与汉朝的关联。自汉昭帝末年,到汉宣帝即位之初,匈奴接连发兵攻乌孙,掠走许多处所,还逼迫乌孙将解忧公主送往匈奴,断绝与汉朝的关联。解忧公主与翁归靡派使者上书汉廷,表现愿与汉朝部队共同夹攻匈奴。公元前71年,汉朝发十五万雄师,与五万乌孙部队结合,击败匈奴,擒获匈奴单于之叔父、嫂嫂、名王(亲王)跟 都尉以下四万余人,还虏获马、牛、羊、驴、骆驼七十余万头。之后,乌孙与汉朝的关联愈加亲密。公元前64年,翁归靡再次上书,表现愿破汉朝的外孙元贵靡为嗣,要求再派汉公主联亲,增强汉朝跟 乌孙的关联。《汉书·西域传》曰,公元前51年,解忧公主已至暮年,逐上书汉朝天子:“年迈土思,愿得归骸骨,葬汉地。”皇帝甚表同情,派人接之归长安,解忧遂于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与孙男女三人至汉,冯夫人也随公主归来。约两年,解忧公就一命呜呼,走完了“乌孙公主”传奇的一生。在今天看来,汉代的细君跟 解忧,与历代其余献身民族团结的历史人物一样,都为开展民族间的经济文明交换,亲密民族关联,匆匆进民族交融,作出了出色的奉献,着实令人难忘。

    上一篇:用爱感染每一位听众 克劳迪娅-杨合奏音乐会
    下一篇:国博馆藏古代经典美术作品展免费开放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