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农家者流 >

    当前栏目:农家者流

    农药百草枯到底是一种什么原理不是应该只是除草吗为什么喝一口就救不过来

    2019-12-03 14:50:54

    本文来自丁香园。转载自「全民故事计划」全民故事计划微信号:quanmingushi『我在西安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工作。到我们这看病的人,很多是被别的医院判了死刑,来寻找最后的希望。八月的一天,我值夜班。第一个患者是个19岁的女孩。她脸色红润,有说有笑,没有一点抢救指征。用医学术语形容就是「一般情况好」,而她却躺在了抢救室。我以为她来错地方了,打算立刻让她出院。后半夜从各地来的重病人会很多,病床紧张。这时同事告诉我,女孩和男朋友闹别扭,喝了农药。「你喝了多少?我们要根据你喝的多少,来计算用药量。」我问她。她边玩手机边回答:「我听说除草剂对人没毒,就喝了好几口,能有半瓶吧。我没想着死,就想气一下我男朋友。」她所说的除草剂是至今尚无药可解的百草枯,不到10毫升就能致命。「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你们医院收费太贵了,我爸妈都是农民,挣钱不容易,不想在这浪费。来之前已经在我们县医院洗过胃了。」女孩一脸的稚气和无所谓,出神地看着手机,偶尔笑出声来,应该是在和男朋友逗着玩。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母亲交代病情。看着她们有说有笑,唯一能做的就是少打扰她们,这样温馨的场景所剩不多了。给她下完医嘱,我来到第二个患者的床前。他三十多岁,因为突发脑出血入院,看穿着打扮家境应该不错。妻子守在床边,用手轻轻抚摸他的额头,见我来了便不停询问最新的检查结果和用药情况。「昨晚突然就说头痛,一会儿就晕倒了。这么年轻怎么会脑出血呢。大夫,你一定要救救他,我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才4岁,你一定要救救他。」我跟她讲了讲脑出血常见的发病原因,让她耐心等待检查结果。这时中毒女孩的母亲跑过来,说想出院回家。「已经洗过胃了,你们还想给她用什么昂贵的检查,不到一晚上就花三千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沟通,心里又急又燥。她根本不了解情况。百草枯的靶器官是肺,短期内不会有大的症状出现,主要是胃黏膜灼伤引起胃痛,到后面肺的功能会越来越差,逐步纤维化,最后呼吸衰竭而死。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药,能做的只是减轻痛苦,减慢病程,从死神那里争取时间,患者往往到头来人财两空。跟她解释后,我让她尽快筹钱,为女儿多争取一点时间。她一脸愁容。我想她已经听明白了,转身准备带另一个重病患做检查。她突然拽住我的白大褂。「医生天职治病救人,你让我去哪里筹钱呀,能不能给她治好了再给你交钱?我老公在外地打工,他挣钱太不容易了,你就先给孩子看病吧。」「阿姨,您没听懂我的话吗,孩子情况很不好,如果费用有保证,我们能为她赢得一些时间。」我有点替她着急,欠费到一定程度,医生是没办法继续治疗的。「那她的病到底重不重,不是已经洗过胃了吗?一个除草剂能有那么厉害?你能不能下手轻点呀!」2脑出血患者的CT检查结果出来了,出血位置极其危险,位于脑干,曈孔已经散大。我们给他插管接上了呼吸机,用多巴胺维持血压。他的妻子趴在床头,紧握他的双手,不停呼唤他醒来。她紧盯着监护仪上的各种读数,好像那些数字能带给她希望。我正忙着处理其他患者时,她跑过来,「医生,他刚才动了,是不是醒了,你快过去看看。」我箭步走过去。他还和刚才一样,曈孔始终散开,血压开始下降。刚才腿脚抽搐只是一种反射罢了。他活下来的希望已经极其渺茫了。我让她把两个孩子带过来,顺便通知一下双方父母。她意识到情况不妙,失声痛哭。「你一定要坚强,做好最坏的打算。他的出血位置是低级生命中枢,现在靠呼吸机维持,血压靠药物……」我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有些哽咽,这些年看惯了生死,但依然这么不专业。她失去了最后的防线,整个身子瘫软下去,趴在丈夫身边,嚎啕大哭。我觉得自己闯了祸,但是又必须这么做。「医生,他刚才真的动了,腿真的动了。我感觉他想起来,跟我说话,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他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叹口气走开。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冲出了抢救室。这时候,来了几个身着军装、步履匆匆的年轻人,「快准备一张病床,我们老爷子突然胸痛。」我问病人在哪里,一个面容稚嫩的列兵告诉我还在后面,让我赶紧通知护士。「我们老爷子是副军职干部,以前是军区卫生部长,管你们的,赶紧给他安排个安静点的地方。」几个小战士推着一名患者进来了,某干休所的老干部。跟着他的是一位女军医,「大夫,我已经给他用了药,但效果不怎么好。」我问了他的病史,仔细查了体,判断他可能是急性冠脉综合征,准备进行心肌损伤方面的检查。老爷子女儿走过来,礼貌地跟我打招呼,「医生,这么晚了还值班,辛苦了,我爸爸怎么样?」我简单给她介绍了病情。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又打住了。我回到电脑前,老爷子的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各项指标还算良好。我简单开了些营养心肌扩张冠脉的药。3十点左右,一个老太太把一叠收费明细拍在我面前,「我说你们医院收费也太黑心了吧,收了我两百多块的抢救费,医生连我老伴心脏都没听,肚子也没摸,你们抢救个屁呀。还有这么多检查,动不动四五千,别的医院一个礼拜都花不了那么多。」我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感觉很疲惫,不想和她争执。她便找其他人理论,不一会儿就传来激烈的争吵声。这时,一名患者的呼吸骤停,我和护士赶紧给他接上呼吸机。患者的儿子冲过去,要求保安强行带走老太太,「阿姨,我爸病情很严重,经不住这么吵闹。你老爷子算是保住了命,我爸这还危险着呢。」老太太骂骂咧咧走开后,脑出血患者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三个人静静地守护着那个命悬一线的人。过了一会儿,她跑来找我,「医生,我想带他回家,让他走得舒舒服服的,不用插那么多管子,也不用胸外按压。我看刚才那个病人肋骨都按断了,我不想他受那种罪。」我不知如何是好。建议她放弃治疗吗?虽然明白这样的患者醒来的机会很小,但万一奇迹发生了呢?回到病房和老公说了几句话后,她带着两个孩子,像奔赴战场一样,回到我面前。「医生,我要求自动出院,由此带来的后果,我们自己承担。我虽然不学医,但是人的曈孔散大意味着什么,我还是知道的。」「我们双方父母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一致意见是让他走得平静些。他活着的时候光知道挣钱,每天各种应酬,昨天下午还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喝酒。他一直有高血压,可是从来没管过,都是我们关心不够。医生,你让人把监护和呼吸机撤了吧,我们去叫救护车。」「叫一辆有呼吸机的车吧,这样他能安全到家。」我补充道。她点点头,抹去脸上的泪痕,走出急诊室。4十二点左右,我去查看老爷子的情况。他睁开眼,笑着对我说:「我以前是军区卫生部长,你们医院和大学的地皮就是我给划的。你们的校首长前两天还来干休所慰问我们。抗战胜利70周年了,你看我身上还有当年和鬼子拼刺刀留下的伤疤。」他揭开上衣让我看。只见右季肋区沿肋缘有一条很长很整齐的伤疤,缝线的痕迹还在,看起来像是做胆囊切除手术留下的切口。「您当时受了这么重的伤,战斗一定很惨烈吧?」他有些激动,「我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那时候有多艰苦。」老爷子女儿说这里的环境太嘈杂,能不能给她爸安排个单独的病房。「你看一会儿家属闹,一会儿抢救病人,氛围太可怕了,我这心脏都受不了,何况我爸呢。」我跟她解释,老人的情况还算稳定,可能是心血管方面的问题,需要继续做些检查。同时请心脏内科的郭医生过来急会诊。郭医生很快来了,他是心脏内科博士,刚从美国留学回来。这么晚请他过来,我双手合十表示抱歉,告诉他这是一位VIP患者。等他检查完后,我问他能否收入院治疗。他思考了一会儿,「他的情况目前看不是很重,一般不收入院,病床很紧张,心肌梗死窗口期的患者太多了。」老爷子女儿跑过来,急切地想让郭医生收入院治疗。「大夫,我爸对我们全家特别重要。」郭医生表示很为难,但是她不依不饶。正当他焦头烂额时,科室领导打来电话,要求立即收老爷子入院。既然领导都发话了,郭医生只好协调病床,结果只有重症监护室有一张病床,家属是不能随便进去的。老爷子女儿有些不满,「我们家属怎么能不陪在身边呢,他都那么大年纪了。」我说里面有医生护士24小时值守,他们都很专业。她犹豫半天还是决定暂时不住重症监护室。老爷子妹妹也来了。一来就大声抱怨,说为什么军职干部都不能及时送到特诊病房。「一个97岁的老革命,你们就是这样对待的吗?他以前做过胆囊切除手术,身体很不好。这还是部队医院,明明国家对有突出贡献的老干部是有政策的。」我从嘴角挤出一点笑容向她解释:「我们知道老爷子情况特殊,已经向领导做了汇报。心内科也来人会诊过了,安排了住院。你们家属因为不能进去陪,就没有办手续。干部病房我也打过电话了,一会儿他们就来了,我们已经是最快的速度来处理了。」5凌晨两三点,中毒女孩的母亲拦住正在查房的我,问她女儿情况到底怎么样。我有些惊讶,因为我己经跟她解释过很多遍了。这位可怜的母亲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女儿有多危险。「阿姨,她喝的农药剂量太大,远远超过了致死剂量。」她终于彻底明白了,大哭起来。哭声响彻急诊大楼,但没有一个人回头。「你意思她活不成了啊,她才19岁,刚考上省城的大学。你一定要救救她,他爹在外地挣钱呢,不会欠你们医药费的。」女孩在病床上大哭起来,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妈妈,我不想死,不是说除草剂毒不死人吗?我不想死……」我像犯了错的小学生,灰溜溜地回到医生工作站。天快亮的时候,女孩自己跑过来问我:「医生你告诉我,这个农药到底会不会毒死人?我已经洗过胃了,县医院的医生说没事的。」我只能苦笑着劝慰她:「没事的,这里条件比县医院好多了,你用了很多药,慢慢会好的。等下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让他回来陪陪你。」她那个远在南方的父亲,此时可能已经起床前往工地,正在竭尽全力为这个刚考上大学的女儿挣学费。女孩回去后,我查了一下记录,近一年来,我们医院已经收治了近百例百草枯中毒患者。这些人多半是跟家人吵架后气不过,想吓唬一下对方,并不是真的想轻生。我给上级医师发了条微信:老师,上次那个转到监护室,喝了百草枯的女孩,最后治好了没有?一直没有收到回复,后来意识到才五点多,老师应该还在睡觉。我感觉自己有点晕了。天微亮的时候,医院领导来了,是来看老爷子的。我急忙赶过去汇报病情。领导对治疗还算满意,然后跟老爷子解释:「我们医院患者很多,床位很紧张,向老首长表示歉意。但急诊科的急救条件是最好的,对您的治疗肯定是最有帮助的。」「理解理解,我们打鬼子那会儿,连块纱布都缺,更别说青霉素了,好多人都感染死掉了。这里的医生护士晚上都没睡,你们都费心了。我那不省心的女儿这么早把你折腾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后来,护士长接到通知,把老爷子转到干部病房。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准备写交班的材料,尤其是要把老爷子的病历整理好。我算了算,从老爷子进来到住院,不到六个小时,真的很快了。我们急诊室有躺了一个多礼拜,依然在等病床的人。接班医生来了。这一晚,我感觉好漫长,像过了一辈子。推开急诊大门,一阵热浪袭来,我这才意识到是夏天。这时,手机震了一下,我收到一条微信。「那个姑娘家里花了几十万,拖了三个月,还是去世了。最后一直插着呼吸机,生命很没有质量。这个百草枯,目前没有很好的药物治疗,如果喝的量小,及时洗胃,还有希望。当然家里经济允许,肺移植也许还有机会。」医院外面的十字路口处,交警在车水马龙中自若地指挥来往车辆。大街上一切如常,好像某个角落的生死从来没有发生过。』谢谢大家阅读。这篇文章是我老师的老师所著。并非本人原创,转载在这里也并未得到授权。但它的确是个好故事,也很好的诠释了百草枯的机理治疗和预后。冒着侵权的风险转发给大家。关于这个我也有一些想说的,相对于其他自杀方式来说,百草枯可以说是最可怕的一种,决心结束生命到死亡来临,间隔一段撕心裂肺的过程。父母绝望的安慰着自己的孩子,孩子却用无辜的眼神打量着一切,以为挂完这瓶液体就可以回家。看似参透生死的医生却也为之侧目。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百草枯和急诊科竟有如此密切的联系。如果可以,请把本文所述意见转发,愿这悲剧不在人世间。子杨在此谢过。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958421/answer/304648249

    上一篇:你在上古卷轴中干过的最惊人的事情是什么
    下一篇:林俊杰演唱的曹操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为什么不叫刘备呢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